地热反射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热反射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营加纳寻矿获批重庆博赛挑战中铝

发布时间:2021-01-07 11:56:25 阅读: 来源:地热反射膜厂家

与其说这是一段寻矿之旅,不如说是叫板中铝(601600)之旅。

中国第一家生产氧化铝的民营企业重庆博赛矿业集团,终于在加纳扎根。2月2日,博赛收购力拓旗下加纳铝土矿公司80%股权项目获批。这是中国企业首度在非洲获得铝土矿投资。

“借助加纳铝土矿,今年我们制定了庞大的扩张计划。”2月底,博赛行政办主任助理张永华在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博赛将投入22亿元做大铝业,是其前15年的投资总和。

对博赛而言,从加纳运回国的将不仅是矿石,还是挑战国内最大的氧化铝生产商中铝的砝码。

一旦扩张成功,博赛的氧化铝产能将直逼120万吨,赶超中铝在重庆的氧化铝设计产能80万吨。这将彻底改变重庆氧化铝的格局,氧化铝生产企业从“一大两小”变成“一大一小”,主角由中铝变成博赛。

海外寻矿,让昔日的小舢板有了和航母抗衡的一天。

资源之战

收购加纳铝土矿公司获批,博赛面临的资源瓶颈被打破。

“一旦铝土矿运回来,先锋氧化铝的第三期扩能下半年就可实现。”张永华欣喜的说。足足五年,受限铝土矿资源,该工程无米下炊。

是南川一役,让民企博赛在和国企中铝的资源争夺中,先行告输。

重庆南川,高品位铝土矿储量过亿吨,与河南、广西等省并称中国七大铝资源基地,整个渝南黔北地区铝土矿总储量逾10亿吨。

1994年,博赛的前身南川矿产品开发有限公司诞生于此,坐拥金泉铝土矿山和水江铝土矿山。1997年,在中国有色金属进出口公司从事国际贸易的袁志伦加盟该公司,通过一二期建设,氧化铝产能达20万吨。因在中铝体系外,最早在国内生产氧化铝,袁志伦将公司更名为“先锋氧化铝”。

中铝的到来很快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2006年春,中铝80万吨氧化铝项目在南川水江镇奠基,总投资50亿元,时为重庆直辖以来最大的工业项目。除氧化铝厂外,该项目还包括155万吨精矿的选厂、165万吨的矿山和热电厂。

和重庆市政府倾力合作,中铝极大的保证了矿山优先开发权。按照双方协议,中铝统一管理和规划当地的铝土矿资源,为项目提供保障。巨无霸的这一行动,几乎断了博赛等企业的后路。

在同一矿带上,还有另一家生产氧化铝的国企——鼎泰拓源。中铝拟收购这两家企业,先后遭拒。由此,重庆氧化铝市场形成了“一大两小”格局。

“氧化铝在国内资源稀缺,价格高企,没有谁愿意被中铝收购。”博赛内部人士称。博赛曾想过搬迁至贵州发展,但同样的资源优先保护“潜规则“,将其拒之门外。

博赛不得不把眼光放到了国外。2006年底,博赛董事长袁志伦横渡大西洋(600558),以6000万美元在南美收购了圭亚那欧迈矿业公司,该公司拥有优质铝矾土矿储量1.86亿吨,约占中国铝矾土探明储量的1/5。博赛一举成为全球最大铝矾土熟料生产和棕刚玉生产企业。

今年2月2日,袁志伦又花费3000万美元,将非洲加纳铝土矿公司的80%股权拥入怀中,该矿设计产能100万吨铝矾土。“我们收购的圭亚那铝矾土矿是世界最好级别的耐火级铝土矿,而加纳矿是冶金级铝土矿。”袁志伦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张永华解释,国内铝土矿和氧化铝的产出比为2:1,而加纳铝土矿的品位高,相当于1.5吨矿石就可生产1吨氧化铝。“成本方面,有关部门对海外资源性产品运回中国有补贴。其次是运费,如果我们和一些有合作的船运公司签长期合同,可以把运费降到最低。”他说。

规模之争

走出国门,博赛重新掌握了资源,但袁志伦并不满足于此。

十年磨砺,氧化铝市场缺口依然巨大。于是,在重庆,博赛意与中铝一决高下。今年,博赛制定了庞大的扩张计划。“博赛将改写重庆生产氧化铝的格局。”张永华说。

具体而言,袁志伦想打的是两张牌:一是先锋氧化铝的第三期扩建,从20万吨扩建到60万吨;二是意图收购鼎泰拓源,通过技改,年产氧化铝60万吨。如能如愿,扩能一两年内就可实现。

张永华向本报记者解释,毕竟有了加纳铝土矿做后盾。一旦投产,从加纳运回的铝土矿石将全部满足生产需要。

一旦扩张成功,博赛的氧化铝产能将达120万吨,超过中铝在重庆的80万吨氧化铝设计产能。重庆的氧化铝生产企业也将由“一大两小”变成“一大一小”。

那么,翻牌的可行性有多大?

仿佛龟兔赛跑,一开始跑在前面的中铝,现在落后了。这缘于金融危机,中铝在重庆的氧化铝生产项目进展并不顺利。

按照当初的设想,在2008年底,80万吨氧化铝项目投料试车出产品。然而,由于铝业产品市场需求疲软,价格下降,该项目工期放缓。

2月26日,中铝重庆分公司有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该项目去年5月才全面复工,计划今年6月底试车投产,今年预计可生产30万吨氧化铝。这离当初的计划晚了近两年。

但由此决出两者胜负,尚早。鼎泰拓源的去留,成为关键。

2月底,鼎泰拓源销售部经理周良全告诉本报记者,该公司年产氧化铝10万吨左右,从去年9月已停产。目前,氧化铝价格在2600元/吨左右,持稳,但和金融危机前比,价格大相径庭。至于停产原因,鼎泰拓源办公室蒋主任称在技改,何时复工不清楚。

鼎泰拓源成立于2002年7月,主要生产冶金级氧化铝。该公司由重庆鼎泰能源集团、重庆拓源实业有限公司和重庆建设投资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电力体制改革后,归属重庆电力公司投资的渝能集团。

但在新一轮瓜分电力投资的多元化资产潮中,鼎泰拓源再度易主。去年,按照“主多分离”的改革要求,从事多元化经营的渝能集团被拆分。

“我们收购渝能集团前,它的矿业资产就先被重组了。”大唐发电(601991)证券事务代表魏主任致电记者称。包括鼎泰拓源、重庆天泰铝业有限公司、重庆拓源华冠碳素有限公司在内的渝能矿业资产全部卖给了中电投。

“现在中电投集团委托我们管理鼎泰拓源,上市公司已派出一名副总任它的董事长。”中电投下属企业九龙电力(600292)董秘黄青华在电话里对本报记者说。

记者查阅九龙电力(600292)的公告后发现,中电投和该公司签订委托经营管理协议,托管中电投在渝多家企业的年管理费为150万元,管理期限为2007年7月1日至2010年6月30日。

尽管已处于停产状态,但博赛要收购鼎泰拓源,并不容易。

有业内人士称,作为五大发电集团之一的中电投集团,旗下拥有宁夏能源铝业、 蒙东能源等,已将铝业作为主业之一。去年,中电投电、煤、铝三大板块产销量均高于同行平均水平,其中电解铝产量110万吨,同比增长147%。卖掉鼎泰拓源,中电投不一定舍得放手。

但在博赛看来,中电投的铝业优势在电解铝,如果从事氧化铝生产,资源势必成为制约,剥离鼎泰拓源成为必然。同时,民营企业有自身优势,严格控制成本,注重效率。据了解,多年内,博赛的资产负债率控制在50%以内,去年,资产负债率降到47%。

对此,九龙电力总经办负责人称,双方还没谈好,不愿多说。

“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博赛做大做强的战略不会变,计划1-2年后上市。”张永华说。去年,博赛实现销售收入40多亿元,在金融危机中扭亏为盈。根据五年发展规划,2014年之内博赛的氧化铝将做到200万吨,电解铝做到100万吨,产值将超过200亿元。

而对重庆市政府来说,中铝和博赛的角逐,不管规模谁大谁小,都加速了打造“中国铝加工之都”。

重庆哪家医院有白癜风

南京皮肤病研究院_非传统因素对小儿白癜风的影响

上海妇科医院哪家好些

上海做人流是多少钱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青少年为什么会患白癜风 青少年白癜风引起的因素

重庆市专业的银屑病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