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热反射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热反射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来监控盐酸曲马多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6 21:27:34 阅读: 来源:地热反射膜厂家

谁来监控"盐酸曲马多"?,

说起能让人上瘾的东西,我们首先会想到毒品,像海洛因、可卡因,其实,还有一些医学上用的麻醉品、药品,比如杜冷丁、吗啡,也能让人上瘾,危害人体健康。 为此,国务院去年颁布了《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加强对这两种药品的管理,实行定点经营制度,防止它们流入非法渠道,由于受到了严格监管,黑市上杜冷丁的价格出现了飞涨,医院里10元一支的杜冷丁注射液,卖到了100元一支。 于是,一些瘾君子开始寻找新的替代药品,有一种没有被列入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目录的强效镇痛剂成了他们最新的猎取目标。 强效镇痛剂变成毒品? 吉林市第六人民医院是当地一家心理医院,在这里接受治疗的大部分都是精神患者,而在全封闭的药物依赖病区,我们见到了一个特殊的病人24岁的小朋,与其他病人不同的是,小朋并不是一个精神病患者,而是一个严重的药物依赖受害者。 小朋: 我相信大部分的中国人都在电视里看见过那些瘾君子犯瘾的时候是什么样,我感觉那没有什么两样,就感觉有一种虫子在你骨头里边爬边咬你一样。 让小朋上瘾的并不是海洛因、冰毒等毒品,而是一种叫做 盐酸曲马多 的药品,5年前,小朋在朋友的介绍下,第一次接触到了 盐酸曲马多 ,而他并不知道这种药会让他上瘾。 小朋: 我牙疼那时候吃一些管牙疼的药没有作用,然后我朋友告诉我吃这种药,特别管用,第一次我就吃了一片,过了能有20多分钟吧,真得不疼了,而且感觉身体和平时不一样。 就这样,小朋开始服用盐酸曲马多,然而,仅仅服了4次,他就明显地发现,服用这种药之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小朋: 走道也好,心情也不一样,特别愉快,而且哪儿也不疼了。 此时,小朋开始意识到,他已经慢慢的对这种药品产生了依赖,那一年,他只有19岁。 小朋: 就是说和正常的时候不一样,非常舒服。 小朋说除了舒服外,他还有另外一种感觉,那就是无法形容的快感,开始的时候,是因为牙疼吃药,后来牙不疼了,但是,药却怎么也停不下来,只要不吃,浑身就会不舒服。 记者: 你当时怎么感觉到自己离不开这个药了? 小朋: 感觉一不吃这个药你就受不了,疼,睡觉也睡不着,心情烦躁,特别特别不舒服,一般只要吃了这个要什么感觉都没有,然后我每天都要吃。 很快小朋就发现,他对这种药品的依赖越来越大,原来每天3片的服用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他的需求。 记者: 连续四年,每年都要吃? 小朋: 一开始剂量很少,每天也就两片三片的样子,后来长啊长啊,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记者: 多到什么程度? 小朋: 最多的一次我一次吃到六盒,一盒是十片,我一次吃了六十片。 小朋一次吃下了60片曲马多,医生告诉记者,这已经属于严重滥用药品,本来,在医生指导下,按照规定用量,短期使用曲马多,是不会成瘾的,但是,这种药一旦被滥用,它的危害会远远超过普通的药品。 对盐酸曲马多产生依赖后,小朋成了歌舞厅、网吧的常客,在那里他又结识了一些和他一样服用盐酸曲马多上瘾的年轻人,有的甚至是一些中学生,从此小朋便经常和他们一起大量服用药片寻求刺激,而药量也越来越大。 小朋: 我有一次买了一百盒回去,买了几条烟,买了几桶水,买了点吃的,整整一个月没有下楼。 在每一天充斥着快感的同时,小朋的身体状况也在快速的恶化着,由于服用药片的数量在不断增多,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他的体重就从原来的110斤下降到不足90斤,随之而来的痛苦和后悔,让他不止一次地想到要戒掉这种像毒品一样的药,但此时的小朋已经在这条路上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小朋: 说后悔又有什么用?毕竟你吃了,毕竟你也曾经路过过这个药店,你也迈不动步。 只要毒隐一发作,而身边又没有药时,小朋便开始疯狂地自残,那一年,小朋仅仅20岁。 小朋: 没有尝过那种感觉的话没法体会这种感觉,我没有办法,我想借助这种痛苦忘记那种痛苦。 看到小朋的左臂,从左手腕到肩部,是连成一片的伤疤,小朋说,每当毒瘾难耐,痛苦不堪时,他就会用烟头烫自己的手臂,不到四年的时间里,小朋左臂上的疤痕已经有100多个,旧伤没好,新的烟头又再一次烫了上去。 小朋: 但是这种痛苦只能维持很短很短的时间,胳膊疼完了身上还是疼,没办法,只能继续烫。 小朋的左上臂,有一片伤疤格外醒目,红色的肉露在外面,已经感染化脓,小朋说这是他在住院接受治疗前新烫上去的。 记者: 有没有想过在夏天的时候穿上短袖的衣服,你把你胳膊伸出去,外人看了是什么感觉? 小朋: 我想过这个,我知道我自己不会给任何人留下好印象,所以我经常躲着人走,经常不穿短袖。 处方药对青少年造成威胁 这种能让人上瘾的药品曲马多,也叫盐酸曲马多,从药品说明书上说,用药过量会产生意识紊乱、昏迷、全身性癫痫发作、心动过速、呼吸抑制等症状,医生告诉记者,正是因为这种药对人体的作用类似于吗啡和海洛因,所以它一定程度上也能让人产生像吸毒一样的感受。 吉林市第六人民医院药物依赖病区主任初阳: 我认为它的阶段反应不次于传统的毒品。 初阳,吉林市第六人民医院药物依赖病区主任,他告诉记者,近两年因服用 盐酸曲马多 造成药物上瘾的人数在快速增多,而这些成瘾者几乎都是青少年。 初阳: 因为尤其是近半年,我出门诊几乎每天都能接到电话和咨询,因为都是孩子服用这种药。 在为这些药物成瘾的青少年治疗的过程中,初阳发现,他们最初接触盐酸曲马多,主要是源于同学朋友之间的攀比,好玩和好奇,而一旦上瘾,就极难戒除,甚至比戒毒还要难。 初阳: 我感觉跟吸毒基本上是一样的,跟早期毒品的阶段反映几乎是一样的,而且是非常严重的,激越焦虑的时候不受控制,家属和工作人员都控制不住。 在初阳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药物依赖病区,在这个全封闭的医疗区域内,很多病房都曾经治疗过因服用 盐酸曲马多 上瘾的青少年,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24岁,最小的只有19岁。 初阳: 这病人非常多,咱们住院治疗的不算太多,有六七例,七八例吧,但是来门诊咨询的病人特别的多。 一条长长的走廊是病区里唯一的活动空间,由于药瘾很难戒除,在发作时,几乎每一个患者,都会发疯似的从这里向外跑,试图挣脱医院的束缚。 初阳: 曾经发生这种事,病人为了出去就偷护士的钥匙,因为在管理上这些病人也不能等同与其他精神病的患者,所以对他的看管主要是不能外出,所以就偷护士的钥匙,发现后我们就把门锁换了。 药物依赖病区的装修很特别,不仅门是防盗的大铁门,而且窗户也是经过特殊处理的防碎玻璃,即便如此,因为服用 盐酸曲马多 成瘾的人一旦药瘾发作,就会做出各种过激的行为,他们在发病时留下的各种痕迹在病区里清晰可见。 一但药隐上来后就会出现激越情绪,这个时候他就渴望得到药物,没办法他就想办法出门,经常跟护士发生争执,甚至打骂护士的现象经常出现,甚至把我们的凳子举起来砸这个门,我们现在看到这个门的坑都是病人用凳子砸的。 医院说,长期大量使用曲马多,会对人体的神经系统,以及肝脏、胃、大脑等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而现在滥用曲马多已经成了一种越来越普遍的现象,仅广东省药监局统计,2004年,广东滥用曲马多成瘾的病例报告为11例,到了2006年上半年,成瘾报告数量达到140例,两年多时间上升了10多倍,很多青少年掉进了这个无底洞,成了药瘾的牺牲品。 初阳告诉记者,让小朋和很多青少年上瘾的盐酸曲马多片,原本是用于治疗急、慢性疼痛,以及中轻度癌症疼痛的镇痛药。 初阳: 它的原理就是激动咱们脑内有一种叫阿片类的受体,它是一种受体的激动剂,阿片类的受体传统的毒品海洛因,鸦片,还有咱们医院应的度冷丁,这些都是阿片类的受体,所以说它,曲马多这个药品它对激动性能可能弱一点,但是它还是会成隐的。 初阳说,虽然人的个体差异不同,每个人的药物成瘾时间也不一样,但由于盐酸曲马多的上瘾性极强,少则服用3、4天,多则服用半个月,就会形成药物依赖,如果长期服用,成瘾度几乎达到百分之百。 初阳: 咱们医院一般都是处方药,医生开处方,认为这个病人需要用这个药的时候才可以出方。 让初阳更为担心的是,盐酸曲马多不仅上瘾性极强,而且一旦上瘾,几乎无法根治,在他所接治的众多因服用盐酸曲马多而上瘾的青少年中,不少人已经是第二次第三次住院接受治疗了。 初阳: 有几个病人有重复性,三次两次。 小朋已经是第三次住院治疗了,每次出院,他都会表示痛改前非不再吃药,但是不出3个月,他就会被家人又送进来。 小朋: 我这是第三次,第一次回家我挺住了一个月,这样反过来两次,这次进来是第三次,每次进来我瘦的就九十多斤,脸色苍白。 初阳说,由于青少年正处于成长期,各项机能并没有完全发育成熟,而长期反复服用盐酸曲马多后,不仅会严重损害心、肺、肝脏功能,同时长时间的幻觉与快感,也在威胁着大脑的正常思维,甚至可能导致死亡。 初阳: 服用这些药物的人每天沉浸在药物的快感当中,所以一饮食各项营养的纳入都非常的少,身体非常虚弱,一但出现失横状态他也会出现危险,比如说自残,用烟头烫手,撞墙啊,用刀砍自己砍别人。 被称为软毒品的处方药是否随处可买 曲马多成瘾带来的危害,已经引起了越来越多关注,它甚至被一些专家称为软毒品,正因为如此,国家规定这种药品必须凭处方或者病历卡才能一次性购买,有效期为三天,同时,药店要在已经购买的处方和病历卡上盖章,以防止多次重复购买,可是,记者发现在舒兰当地很多药店是来者不拒,想买多少就能买多少。 8月24日,记者来到了小朋的家乡,吉林省舒兰市,按照小朋的提示,记者在舒兰市的市中心,找到了小朋经常买药的药店。 小朋: 药店要看人,看你是不是吃这种药上瘾的人,能看得出来,你长得比较像**的人,不可能卖给你。 记者: 这种药不是已经改装成处方药了吗? 小朋: 在我们那儿都能买到,没有问题。 据了解,盐酸曲马多是一种处方药,也就是说药房必须见到医生的处方才可以卖这种药,但是在舒兰市盐酸曲马多却是敞开供应。 有曲马多吗?多少钱? 六块。 在这家药房,老板把盐酸曲马多放进桌子下面的一个大抽屉里,可见有人来买,他马上就拿出来卖,当记者问道这种药是否会上瘾时,几乎所有的老板都是这样回答记者的。 这个吃多了能上瘾吗? 没事。 真不能上瘾吗? 不能,也不是那帮小孩来买上瘾,那帮小孩都一盒一盒吃。 那为什么啊? 吃完以后就飘呗。 那不还是上瘾啊。 他们是一盒一盒吃,你这一片一片吃,就当止疼药吃,能上瘾吗。 看来,药店的老板并不是不知道盐酸曲马多会使人上瘾,但是他们却根本不闻不问,只要你买,我就敢卖。 这玩意吃多了就上瘾。 上瘾了能怎么样?戒不了了吗?就像吸毒似的? 嗯。 记者在舒兰市共计进了13个药房,当记者问道是否有卖盐酸曲马多时,13个药房的老板根本不问是否有医生的处方,就全都毫无顾忌地把药卖给记者。 曲马多是不是处方药? 是处方药。 处方药不拿处方能买吗? 那你先拿一盒吃着呗。 小朋的话在这里逐一验证,而且不仅在舒兰市,在吉林市敞开供应盐酸曲马多的药店也是随处可见。 有曲马多吗?多少片的? 10片。 多少钱啊? 六块。 这个怎么吃啊?不是常年吃都没事,得吃多少能上瘾? 吃多少,常年吃呗,你能常年吃吗? 更可怕的是,就是这样一种具有成瘾性的药品,由于流通环节几乎不受限制,一些女孩子竟然把它当成减肥药来吃。 记者: 在你周围你的朋友当中有多少人吃这个药? 小朋: 在我们家乡,我住的地方很小,县级市,就我所了解,十八九岁,二十左右岁的,能占到80%以上,就连种地的农民都在吃这个药。 因为药店的销售环节存在监管漏洞,本应该是处方药的曲马多,毫无阻拦流到了青少年手中,这种现象,其实不只是舒兰,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出现了,不过,记者了解到,曲马多的泛滥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采访时记者了解到,药品价格的低廉,是造成青少年服用盐酸曲马多的人数快速增长的另一个原因,传统概念上的毒品,像麻古的价格大概每粒100元,冰毒每克大约400元左右,而盐酸曲马多10粒只有6元钱,而且买药极为方便。 自己本来是非常的想戒掉这个药,但一走到药店门口就想进去,因为咱们现在的药店特别的多,经常在路上就能碰到药店,每个药店门口都迈不动步了,吃上药后马上就后悔,后悔就不能自拔了。 虽然价格相差很多,但盐酸曲马多的成瘾性却丝毫不低于海洛因、冰毒等传统毒品,一旦上瘾,对身体机能的危害甚至比这些毒品还要厉害。 他这个疼痛是广泛性的,骨头疼,肚子疼,头疼,四肢疼是比较常见的,再一个就是注射性方面的,出汗,恶心,失眠,精神方面主要是激越焦虑甚至冲动发作这都是经常常见的。 除此之外,由于盐酸曲马多并没有归入毒麻类药品,所以很多青少年上瘾后,不是到戒毒所戒毒,而是到医院去解除药物依赖,在吉林市第六人民医院记者发现,前来住院解除药物依赖的青少年全部用的是假名,留的是永远无法打通的电话。 对于这样的状况,初阳十分担心,他告诉记者,戒毒人员一般都会登记在册,便于跟踪观察,但前来医院戒除药隐的青少年大多使用的都是假名,因此,一旦离开,就无法监控,复吸的可能性极大,甚至会发展更多的吸食者,给社会带来很大的隐患。 所有的病人都是假的,因为他的心理状态不一样,有的是害羞,怕周围朋友同事同学知道,是一件丑事,再一个就是虽然这个药物没定位毒品,买这个药物也是一种违法的行为,怕别人检查他,都是留的假姓名,地址联系方式几乎都是假的。 再过两天,第三次住院接受治疗的小朋就要出院了,在结束对小朋的采访时,他向记者说出了担忧。 小朋: 就是我所了解的学生,有很多人吃这种药,也许可能没延伸到你们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但是我相信时间不会太长了,如果再没人管理,我们这一代不说,我们下一代肯定是完了。 那么,这样一种可以让人成瘾的处方药,到底该如何进行监管呢?记者来到了吉林市药监局了解情况。 吴晓萍: 针对刚才您说的这个问题,我们药监局也派出暗访,白天很少有不按处方销售的,晚上个别的药店确实是有。 吴晓萍说,在多次暗访中他们发现,为了利益,销售商和监管部门玩起捉迷藏,有检查就躲,没检查就卖,为此近期,国家药监局已经出台了相应的管理规定,严厉打击非法销售盐酸曲马多的行为。 为了加大对曲马多的监管力度,9月份到11月份我们准备用两个半月的时间进行跟踪。 半小时观察:猫为什么管不住老鼠? 几乎和所有有关监管的话题一样,盐酸曲马多的失控又是一场老鼠戏猫的游戏。 猫比老鼠本事大,对老鼠一逮一个准;猫的惩罚措施也不讲情面,逮一个吃一个。这是老鼠怕猫的前提。 盐酸曲马多本是处方药,但实际上市面上很容易买到它,换句话说,药品监管这只猫没有管住药店这个老鼠。 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在药店买处方药不是难事,但我们在药店里从来没有撞上过监管人员,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哪家药店因为乱卖处方药受处罚。明明遍地是老鼠,怎么就没见到猫逮老鼠呢?我们只能猜想,药品监管这只猫要么不够勤奋敬业,要么缺乏管老鼠的手段。 其实,盐酸曲马多的泛滥还有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盐酸曲马多本是一个常用的镇痛药,但当它演变成一个类似毒品的精神药品时,我们并没有及时认识到它的危害,把它从处方药改为麻醉药和精神类药品,从而严格控制它的生产和流通。现在,上海药监局就已经准备向国家药监局提出建议,将曲马多列入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目录,从生产和流通各个渠道对这种药品进行限制,上海的建议也许是减少曲马多危害的一个根本办法。

万能试验机怎么保存数据

万能试验机升级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