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热反射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热反射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白骨精所说的家人是谁她为神会相信长生不老的传言

发布时间:2020-02-26 19:16:37 阅读: 来源:地热反射膜厂家

白骨精所说的家人是谁?她为神会相信长生不老的传言?

白骨精被画地为牢,以孤魂野鬼的身份,在白虎岭上空伴着阴风、驾着阴风,飘荡了几多年。

她不敢前进,也不能后退。因为只有这方圆百十里的白虎岭,才是属于她自己深耕的一亩三分地。她播种,她收割,在辛苦的生活中坚守着一个美丽的梦。

这个梦,是神秘的「家人」在几年前告诉她的。——未来,将有一个来自东土大唐的唐僧为取如来佛祖的三藏真经,途经白虎岭,此人是如来佛祖座下二弟子金蝉子化身,属于「十世修行的原体」,若能吃他一口鲜肉,必然「长寿长生」。

这个梦,成为渴望血肉之躯的白骨精的精神支柱,也让她幸运的成为西游路上第一个知道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的妖精。

「造化!造化!」果真,唐僧领着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骑着一匹雪白的高头大马,「真个今日到了」,白骨精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唐僧近在咫尺的诱人气息。

然而,如同「家人」所警告的那样,保护唐僧西行的孙悟空的手段「果然话不虚传」。

无论白骨精「不胜欢喜」在先,还是「咬牙切齿」在后;无论她摇身一变为「月貌花容的女儿」,还是变成寻找女儿的八旬老妇人,或者变成寻找家人的老公公,但最终她也没有顺利的「一把捞住」心仪的唐僧。

因为「家人」这几年鼓吹的唐僧肉,其实只是镜花水月,海市蜃楼,无心去来。

就此,太白金星早有断言,唐僧「吃不得」。他作为金蝉子转世,「本性元明」,根本就不是妖魔鬼怪想吃就吃的主儿。

而如来佛祖为确保唐僧取经圆满完成,事先早已委派「神通广大」的观音菩萨「踏看路道」,丈量程途,周密部署,既要历练禅心,又要万无一失。也就是说,吃唐僧肉这个愚蠢之举,上不顺天意,下不合佛心,完全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痴心妄想症。

但是,白骨精为什么依然执迷不悟的坚持「三戏」唐僧呢?

不得不说,这是「家人」几多年来洗心涤念立下的汗马功劳。唐僧肉的妙道,如同一句仪式化的咒语一般,被「家人」反复论证,循环灌输,白骨精的耳朵都听出茧子了,渐渐,站在自己一亩三分地里的她,深信不疑了。

在白骨精看来,唐僧如约而至,是她的福分。同时,唐僧若「西下四十里」,跨出自己的地界,那,唾手可得的小鲜肉,恐怕就要和自己失之交臂了。

有控制,才有机会。断不能让唐僧离开自己的视野,跨过白虎岭。

但,白骨精运用自己仅有的解尸法,做了三次尝试,都在徒劳中功败垂成了。她不但没有拿到唐僧肉的控制权,反而被孙悟空连同「当坊土地、本处山神」在云端照应,一金箍棒打下,彻底「断绝了灵光」,「化作一堆骷髅」,露出她「潜灵作怪的僵尸」面目。

那么,这个让白骨精执迷不悟的「家人」究竟是谁?

白虎岭向西,是奎木狼星黄袍怪的地盘——碗子山波月洞。虽然黄袍怪来自天庭,消息灵通,但他一则是因为被孙悟空大闹天宫打怕了,才下界「潜灾」;二则是来赴约一场与披香殿侍香玉女的前世约会,他对唐僧肉真的没有什么兴趣。而白骨精也没打算放唐僧西行落入黄袍怪手中,可见,她和黄袍怪不熟,黄袍怪也不是「家人」。

白虎岭向东,唐僧先后收服孙悟空、白龙马、猪八戒、沙和尚为徒自不必多说,他遭遇的妖怪只有黑风岭的黑熊精和黄风岭的黄风怪。但黑熊精一门心思的觊觎唐僧的锦澜袈裟,而黄风怪根本就不知道唐僧肉的神奇妙道,他们自然传不出唐僧肉「长寿长生」的传言来。

那会不会是和白虎岭一墙之隔的万寿山五庄观的镇元子呢?

镇元子为保护自己九千年一熟却「只结得三十个」的人参果不受妖魔偷窃,故意放出烟幕弹,看似有动机,但实则不可能。一则他和金蝉子有献茶之谊;二则作为「地仙之祖」他应该和太白金星同样是明理之人,自然不会轻易去蹚这一摊浑水,招惹如来佛祖了。

剩下的,就是观音禅院了。

但观音禅院的金池长老虽然高寿300岁,却是个见利忘义、「贪婪奸伪」的凡人,其修为之低劣,为人不齿,何谈对白骨精的教化之心?

但千万别忘了,观音禅院是观音菩萨隔三差五「受了人间香火」的人间别院,她也会传授一些「养生之道」供金池长老和妖怪邻居黑熊精切磋,可见,观音菩萨主政的观音禅院有这门子讲究。

同时,观音菩萨受如来佛祖所托,全权布控唐僧取经事宜,她有向太上老君借看炉童子下界为妖考验唐僧的举动,散布一下唐僧肉的神奇之道,挑起妖界兴奋的神经,又有何不可?

关口是,观音菩萨大慈大悲,人神两界德高望重,她的话,有人信。

白骨精就把观音菩萨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信了她的话。

不信,白骨精只能是一具孤苦伶仃的魂魄,辛苦经营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想要出人头地,全凭造化;

信,白骨精便会中了信念的毒,白白搭上自己数百年的修行和不值钱的性命,为唐僧镀金。

因为她信的那句话,只是一句鬼话。

上海人大月刊

阴山学刊

生命科学研究

西部皮革